花那个雾

大概一辈子都沉在夜伊的坑底了,浏览的朋友们能顺便给我一个推荐吗求小蓝手

瑞金的异地恋

瑞金的异地恋!
墨羽楠殇的点文
希望你不要退货系列

@♤墨羽楠殇♤

这是一场跨越秦岭淮河一线的恋爱。

格瑞和他的发小金。

  一同生活在南方的金与格瑞,在格瑞高三那年的七月,接到了远在北方的某个一本录取通知单。这个意外的通知单,硬生生的金和格瑞两人分开,而那个时候的金,却也戏剧性的接到了格瑞高中的录取书,就这样,正式成为格瑞名义上的学弟的金,开始了他与隔了一个秦岭淮河一线还要远的格瑞学长【喜欢的人】的异地恋。

第一天
“歪歪歪?格瑞格瑞!你到那里了吗!坐这么久的车会不会不习惯阿!”
“不会,还好。”
“那就好!你行李箱里给你塞了xx牛奶!你要是饿了就喝吧!嘿嘿!这才第一天,你走了还真有点不习惯呢!”
“…”
“歪?说话阿格瑞,别不理我啊。”
“…笨蛋,我在。”
电话这头的金咧开了嘴,还想要说点什么。
“挂了,我困了,还有什么明天再说吧。”此时已经是十点多了,格瑞还在火车上。
“嗯嗯!晚安格瑞!做个好梦!”
 
  看着手机上显示通话结束的界面,金开心的倒在床上,将手机高举,盯了好一会,然后扯过薄毯,闭上眼睛。
  晚安,格瑞。
  阿对了,忘记提醒他到了那边要多穿点衣服,听说北方很冷的,不过,夏天也会冷吗?
  不管了,明天告诉格瑞吧!
  …
  “嘟…嘟…”
  一旦想到了什么事,如果不完成的话没办法好好入睡的金在决定告诉格瑞加衣服的事后,翻来覆去还是拨通了格瑞的号码。
  大概过了几秒钟,电话才被接通。
  “歪?格瑞。”
  “…还有什么事吗?”
  “emm你记得多穿点衣服!听说北方很冷的!”
  “笨蛋,现在是夏天阿。”
  “可是…”
  “…我知道了。”
 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叹气声。
  “嗯…那没什么事啦!晚安格瑞!我也睡了!”
  “…晚安,金。”
  做个好梦。

  第三天
  格瑞走了已经有三天了,没有了唠叨对象的金很是无聊。
  “格瑞现在怎么样了呢?找到房子住了吗?”
  “那边天气怎么样?会不会水土服?”
  “格瑞不在我身边会不会无聊?”
  各种各样的问题在金的脑子里出现,他也试着去一一回答这些问题。
  “格瑞的话,就算是第一次去北方肯定也能处理的好杂事吧!房子什么的也绝对没问题的!”
  “天气阿,还是看看手机里的天气预报吧…我看看…阿!那边30多度!竟然比南方还热!”
  “格瑞他平时都好像不搭理我的样子…现在走了会不会觉得耳根清净了呢?”
  金摊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发呆,旁边老式风扇即使开到最大也不能驱散夏天的闷热。现在距离高一的军训还有几天,在这之前,除了摊在家里,金想不到任何的娱乐方式。天气太热,游戏不想打,秋姐又出去上班了。
  阿,秋姐出门时好像留了个西瓜在桶里!
  金连忙从床上下来,踩着拖板鞋登登地跑到厕所,果不其然,装满水的桶里有一个大西瓜,金把瓜抱起来。
  呼阿!凉凉的!
 
  金捧着半边瓜边看电视,吃了个爽。
  果然夏天不能没有西瓜阿!
  一勺一勺的挖着吃,每一勺,都是满满的津甜。
  还有一半西瓜,金用保鲜膜包好放入冰箱里,留给姐姐。

第十天
  金几乎每天都会给格瑞打一个电话,问问他的情况,吐槽一下假期生活有多无聊,但无论金讲的多起劲,那边的格瑞的回应永远都是淡淡的口气,金难免会有些不舒服。

   “呐格瑞。”今天的金出奇的安静。

   “怎么了?”

   “格瑞你要是嫌我烦的话可以告诉我的。不用每次都忍受我的闲话…没关系的…我们不是…最好的朋友吗?你不想听也可以的。”
金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 
  好闷。

  “…金?你怎么了?”

  “没什么…格瑞。”

  一个人好寂寞。

  “金。”

  名字被呼唤着,可是为什么感觉快要窒息了呢?

  “没事的格瑞…我睡啦!晚安!”
  电话随之被挂断。

   我到底怎么了。

   明明以前也是这样的阿。

   为什么…

   胸口好难受。

   有什么从脸上滑下来。

第十四天晚上
  金正收拾着明天军训要带的东西,小小的箱子,却塞下了不少的东西。因为会发专用的迷彩服,所以只用带换洗的内裤就行,但包为什么还是塞得满满的呢。近乎一半的空间都用来放牛奶了。剩的一点可怜的空间用来放日用品和教材。
  “哇!金!你怎么带这么多牛奶去阿!”路过的秋看见正在整理行李箱的金,凑过来看。
  “阿…”
  “金?诶你怎么了!”发现金在哭,眉头皱的乱七八糟,连忙蹲下来帮金擦拭眼泪。
  “唔!”金突然扑进秋怀里。
  “阿…别哭啦。”秋抱住金,用手轻拍着他的后背。
  “呜…姐姐,格瑞他会不会嫌我烦阿…”
  “诶?怎么会呢,格瑞那孩子只是不擅长说话,绝对不会讨厌你的。”
  “呜…”

第十五天
  太阳出奇的大。正在站军姿的金额头上已经有一层细细的汗,明明还只是清早,却那么的热,似乎全部的热量都汇集在这里。
  这一站,就是半个小时。
  起初,金还在想,格瑞那边的军训是什么样的呢?格瑞的军训开始的比金早,所以金才会好奇。大学生的军训应该不止这么简单吧,格瑞能够应付过来吗?会不会晒得很黑?金想到一头银发的格瑞,脸却是黑的,那得多…
  “噗嗤。”
  金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  然后就是被加罚了十五分钟的后果。
 
  好热阿…汗流浃背的,其他同学都在树荫下休息了,金却还得在太阳底下站着。
  后来快到15分钟的时候,教官看金已经快晕了的样子,特准他结束训练。
  金摇摇晃晃的走进树荫,发现有两个人在偷笑他。
  一个在偷偷吃着糖的黑色长发的女生,一个是带着眼睛看起来傻傻的紫发男生。金冲他们做了个鬼脸,找了个空地坐下。
  时不时吹来的风,使金又重新感受到生的希望,他闭上眼睛,任由风从脸颊拂过,带起额前的几缕发丝。终于能够放松下来,大脑也开始有精力去思考,金不禁想起昨晚发生的事。
  我果然把话说重了吗。
  其实只是我多想了吗。
  我这样格瑞会感到困扰吧。
  正当金思考的时候。
  “喂!那个反翘的金毛!”
  金毛?叫我吗?
  金睁开了眼睛,正和那个黑色长发的女生对视。那个女生叼着棒棒糖,饶有趣味的看着他。

  格瑞这边,如金所想的一样,虽然内容上整体是一样的,但是相比更加严格,时间要更长。
  教官洪亮的声音在耳边响着,他必须准确的,快速的完成对应的指令,这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难的事,在做着这些指令的时候,格瑞也偶尔会出神,想想金现在怎么样,成天多动症的少年在面对苛刻的训练时,是否变得妥妥帖帖。
  炎热的夏天连风都不愿施舍,若南方的夏天是潮湿的,那么北方的夏天就极为纯粹了。
  格瑞也是很意外的,那个一直以来说着【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】的人,自己什么时候伤害到他了。
  他的声音,听起来很孤独。
  格瑞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孤独的声音,内心有些隐隐作痛。
  金也许,一直是一个人。
  一直以来金都是跟在格瑞屁股后,无论格瑞的语气多么充满了拒绝,金也依旧会选择扑向他,抱住他,然而成功的次数少之又少,每次格瑞都会无情的推开金,让他别跟着他。但是格瑞自己知道,自己只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  但是金似乎误会了。
  格瑞有一些烦躁。
 
  “这算是异地恋吗。”
TBC

Emmmmm卡了我卡了,先发一半吧

喵呜?太太您还记得您当年的点文吗?? @37=21 喵喵喵???

10fo点文结束!

竟然有人点阿好开心。
大概有这些
瑞金的异地恋
瑞金的关于发胶的吐槽
瑞金的吸血鬼
伪双子苍
葵黯日常斗嘴
好像没了

我要把小笛太太供起来。 @小笛

【夜伊】摇篮曲 2

#此德国非彼德国
#ooc严重
#有私设
#架空
#中篇长篇看心情

 这里是【一】


马车行驶在茫茫雪地中,划出的痕迹不消片刻即被掩盖。即使坐在车厢里,也会有丝丝寒风透过车门,吹的阿道夫缩起了手。阿道夫时不时会透过车窗去瞭望这漫天雪地,毕竟这样的大雪,八岁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几乎没有什么动物的身影,有的只是被大雪压弯了枝叶的橡树,但压弯的只是枝叶,树干还是直直挺立的,在纷飞的雪中显得格外的萧瑟。在另一侧是农民的房屋,屋顶上压满了雪,看起来上了年代的房子在凛冽的寒风中晃动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。
  “啊切!”阿道夫揉了揉鼻子,不由得坐正身子。
  果然还是好冷啊。
  阿道夫想着,期望马能再跑快点。
  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使他失去了兴趣,转而将注意力放在父亲身上,父亲正在看着什么书,看起来有点破旧的,类似古籍一样的存在。
  那是什么呢?
  大概我永远都看不懂吧?
  越发越感到无聊的阿道夫甚至希望马能够飞起来,嗖的一下就到了城里,像书中那样。连他自己也对自己幼稚的想法感到好笑,但是马车依旧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进着,厚厚的雪使得他们没有办法加快前进。
  摇晃的马车是最好的催眠工具,小阿道夫不知不觉的就靠在父亲的手臂上睡着了。
 
  阿道夫是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的,车上的短暂睡眠并没有使他感觉更好,反而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。他揉了揉眼睛,推开车门,探出半个身子去看,发现父亲就在不远处,似乎正在和商贩交谈。由车夫搀扶着下了马车,阿道夫向父亲走去。
  好多人阿。
  阿道夫打量着周围,街道两侧有着数不清的奴隶,有的光着脚站在雪地里,双脚冻得通红,身上也没件完整的衣裳;有的运气好点,能够坐在随意铺在地上的枯草上,但是脖子上拴着一条绳,由商贩拉着;有的甚至关在笼子里,整个人看起来都快要死去。看着那些奴隶,小阿道夫胸口闷闷的,眉头皱着,但是又做不了什么。
  “阿道夫,过来,这边。”父亲呼唤着他。
  待走近了,打算和父亲说说自己不太喜欢这里,父亲却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,对他说:“你去转一圈看看,有没有想要的。”
  “小少爷,请到里面来瞧瞧。”商贩热切的目光使他更不舒服了,只得硬着头皮跟着进了门。两侧都放着装有奴隶的笼子,但是阿道夫都只匆匆掠过,便看向下一个笼子,一圈走下来,竟没有看中的,商贩抽了抽嘴角,开口到“没有一个喜欢吗?要不要再看看?”
  “唔。”小阿道夫也觉得自己这样很不认真,只得再看一遍。
  这回他看的仔细了,会仔细的看人脸,身材。但是就算这样,走了大半圈,也没见的中意的,小阿道夫依旧在看着。
  忽然,他在一个整张脸都被头发遮住的人面前停下。这个人的头发,和我一样也是白色的阿。小阿道夫想伸手撩开头发看看脸,手才伸进笼子里,就被笼子里的人用手给爪了,说是手,奇长的指甲看起来更像爪子。笼子里的人摆出猫科动物进攻的姿势,充满了敌意,阿道夫被吓了一大跳,捂着被抓伤的手后退。发现异状的商贩跑过来,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从腰间抽出鞭子,一把抓住笼里人的手就是抽。白毛发出了尖锐的哭喊声。
  是…是女孩子?!
 
  TBC

我我我。这是初稿,,,可能会修改,先就这样吧

10fo点图,文也行

如题,有人吗qqqqqqq
透明的我竟然有10粉了开心
有人点吗
没有我等会再来,,
文笔主页有,emm比较烂,,画技也渣,,,希望点了的人别退货hhhhh
标签如下【不要脸的占位】
最后问一下有人点吗!!!

萌战求投金阿。゚(゚´ω`゚)゚。

自截了一些表情(♡˙︶˙♡)
图片属于七创
金的笑容最棒了

【摇篮曲】(1)夜伊

#此德国非彼德国
#ooc严重
#有私设
#架空
#中篇长篇看心情

这里是【二】
 
之前想的啦,因为记错国别了差点放弃了,但是还是想写,万事开头难嘛!乱七八糟的求勿喷( ´Д`)y━・~~第一篇假介绍

①大雪
  今年的冬天也下着大雪。
  德国被白色笼罩着,今年冬天罕见的大雪降临这个国家,气温骤降,使这个国家的人防不胜防。许多的奴隶在饥寒交迫中抵不住,就此失去了性命。而这对于上层阶级的人来说,只是失去了几条卖命的狗。
  “这场大雪下的可真大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。”威兹曼家的女仆站在窗前感叹着,然而她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停留,因为还有很多的杂务等着她去做。
  “不过,因为这场雪,害我的负担加重了呢!”女仆将抹布浸入木桶里。
  “那几个孩子也是够可怜了,就这么逝去了。”擦着玻璃的女仆突然低下了头,眼中有泪光闪着。“不过,我们谁也不能怪阿,无论是这个国家还是威兹曼先生,如果没有他们,我们就…”
  “阿!威兹曼少爷!您?这是要去哪?”女仆发现了扶梯上的孩子,连忙擦掉眼泪,对着来人鞠躬。
  身着厚实衣裳的孩子整理着脖子上的围巾,对女仆说道:“爸爸他说要去奴隶市场转转,叫我帮他物色人。”少年稚嫩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欢喜,这也许是他为数不多出门的机会。而且是在大雪纷飞的时候,孩子多少会对厚厚的雪产生憧憬。
  女仆听了,翘起嘴角,一边帮孩子整理帽子,一边说道:“少爷您这是闷了吧~”
  “是啊,也许能想到有趣的人。”
  “那么,祝您和先生好运。”女仆跪下来,将福囊放进孩子的口袋,以表祝福。
  “阿,爸爸,我们走吧!谢谢你,菊理。那么,等我回来你就有帮手了!”孩子跟在从扶梯上下来的父亲,出门前他这么喊着。
  女仆目送他们登上马车,马车在雪地里奔跑着,马蹄印在雪地里,不一会就被新雪掩盖。

不要脸的占ta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