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那个雾

大概一辈子都沉在夜伊的坑底了,浏览的朋友们能顺便给我一个推荐吗求小蓝手

梅雨 夜伊 考试中(有h)

梅雨 夜伊 短篇 考试中(上)
  在思索考试试题的这几天,伊佐那社的桌前总有一位束着马尾的学生。似乎是自伊佐那社答应出题后,这名学生就开始频繁拜访,请教的问题也是一些极难以理解的哲学题。他的胸牌上写着——高二(1)班 夜刀神狗朗。
  伊佐那社发现,当两人并排站的时候,自己竟然比夜刀神同学矮上半个头,所以当两人面对面坐着的时候,让伊佐那社产生了自己才是学生的错觉。因为就目前来说,夜刀神狗朗在伊佐那社的认知中,是沉稳,好学的学生,当然,排除刚才那个吻。
  什么?
  这是伊佐那社完全没有想到的,胡思乱想中夜刀神狗朗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,他的眼睛闭着,近的睫毛都要扫到伊佐那社的脸,近看也很帅嘛,一片空白的大脑中突然闪过这句话,来不及反应,只是轻啄了一下就离开了,而伊佐那社的耳朵却不由自主的红了。
  “老师您真可爱。”夜刀神狗朗带着一丝玩味的表情看着他的老师。
  可爱?伊佐那社这才发觉被戏弄,胡乱的抹着嘴唇,感到十分的羞耻,开口正想要教训这顽劣的家伙,夜刀神狗朗却已经恢复了正经的模样,站了起来,鞠了个躬,慢步走出了办公室。这家伙,绝对是故意的!
  真是的,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大胆了吗?还好已经是放学时间,老师们都已经离开了,不然被人看到,对那孩子的影响可不好。伊佐那社这么想着,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受害者。“真是的。”伊佐那社皱着眉头收拾办公桌上的试题。
  东京时间七点,正值晚修。
  前桌的雪染菊理将不知道从什么方向传来的纸条递给夜刀神狗朗。看着这张纸条,夜刀神狗朗的内心是复杂的,他知道这纸条是谁传过来的,也知道写纸条的人在等待什么。他很纠结,其实他并不想做的,但是他又做不到见死不救。就这一次,以后再也不会有,这么想着的他拆开纸条,扫了眼,便狠狠的将其揉成团。
  我是在帮他们。
  夜刀神狗朗痛苦的闭上眼睛。
  晚上九点,夜刀神狗朗在与朋友道别后,反向绕回了学校。
  露天的球场透着月光,依稀能看见有几个人在月光的角落里,夜刀神狗朗按了按包,快步走过去。远处同样隐藏在黑暗中的人目睹着这一切。
  “诺。”夜刀神狗朗将包里抄有试题的纸递给那几个人。
“竟然还真的拿到了,真的是太感谢了,这下不用担心学分了。”几个人立刻围了上来,借着月光看着题目
  “……”夜刀神狗朗看着他们。
  “这题目我们也拿到了,你可别告诉老师哦,不然我们就惨了,嘿嘿”为首的那个人看题目没什么问题,急于离开球场,生怕被人看见,但是谁还会在这么晚还在学校逗留呢?直到那几个人的背影完全被黑暗吞噬,夜刀神狗朗这才打算离开。
  “原来你这几天找我,是为了偷题目阿。”伊佐那社从黑暗中出来,暴露在月光下,看不清神情。
  夜刀神狗朗显然没有想到伊佐那社也在这里,他一时说不出话。
  “我其实猜到了的,但是我不敢说穿,我一直以为你不是那样的人,你不是…”伊佐那社说着说着哽咽起来,“你这么好的人,怎么会做那种人,你可是我看好的人阿…”
  夜刀神狗朗见状,径直走到伊佐那社面前,托起他低着的头,吻了上去。
  “唔!!”眼角还带着眼泪的伊佐那社瞪大了眼睛,挣扎着想要推开夜刀神,但只是被禁锢的更紧,夜刀神狗朗的手插入伊佐那社在月光下变得银白的头发中,不停的变换角度吻着伊佐那社,他突破伊佐那社的防线,与他的舌头交缠着,吸走他肺里的空气。伊佐那社大脑开始缺氧,四肢也变得软绵绵的,几乎是靠夜刀神狗朗的手支撑着体重。
  “为什么…为、什么要这样…”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说不出,声音就又被堵下去了。
  突然夜刀神狗朗停了下来,定睛看着伊佐那社,他看起来如此认真,他说“因为我喜欢你阿!”
   听见这话的伊佐那社也不挣扎了,他也看着夜刀神狗朗,似乎在想是不是又被戏弄了。
  喜欢我?
  心跳声在安静的球场中格外的清晰,跳的好快,夜刀神狗朗就这样看着他,说出喜欢他的话,怎么可能呢?
  “喜欢你,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。”似乎为了打消伊佐那社的疑问,夜刀神狗朗再次说到。
  “唔!”伊佐那社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满面通红,用双手捂住脸。而夜刀神狗朗却轻轻的拨开他的手,吻了他的眼睛。
  “喜欢你,伊佐那社,我喜欢你。”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