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那个雾

大概一辈子都沉在夜伊的坑底了,浏览的朋友们能顺便给我一个推荐吗求小蓝手

梅雨 夜伊 考试中(有h)

梅雨 夜伊 考试中(下)
  “你以为这样,我就不会追究你泄露题目吗?”伊佐那社使劲晃了晃脑袋,使自己更加清醒,“到底是为了什么,就不能…就不能向我坦白吗?”
  伊佐那社看着夜刀神狗朗的眼睛,但夜刀神狗朗却撇开了头。
  “嗯?”伊佐那社等待着他的回应。
  “他们说,如果考试没有通过,就拿不到学分,拿不到毕业证,他们求我…”夜刀神狗朗抿着嘴,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不敢正视老师的目光。
  伊佐那社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不忍心看到他们拿不到学分是吗?”然后正面缓缓抱住了夜刀神狗朗,圈住他的脖子。
  “果然是个笨蛋啊。”伊佐那社将头枕在他的肩上。
  夜刀神狗朗一怔,也抱住了伊佐那社,将头埋在伊佐那社的颈窝里。
  再然后,被扒得只剩一件衬衫的伊佐那社躺在床上瑟瑟发抖,下半身什么遮挡物都没有,让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。他用泪汪汪的眼睛看着跨坐在他身上的夜刀神狗朗,那。模样,就像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。
  “夜…狗朗,你好可怕阿。”伊佐那社使劲的挪动。而夜刀神狗朗只是慢慢的脱衣服,他将衬衫一个一个的解开,然后脱掉衬衫。
  夜刀神狗朗的身材很修长,并且有着结实的肌肉,看起来有经常锻炼。夜刀神狗朗伏下身,靠近伊佐那社的脸,伊佐那社紧张的闭着眼,却迟迟没有感受到应有的触感,等待无果,伊佐那社这才睁开眼睛,想知道夜刀神狗朗到底在做什么,不料刚睁开眼睛,夜刀神狗朗的唇就贴上来了,没有之前的粗暴,只是轻轻的啃咬着他的唇瓣,从上嘴唇到下嘴唇,轻轻的研磨着,时不时还用舌尖去触碰,去抚摸。然后他撬开伊佐那社的牙关,舌头试探性的伸入,伊佐那社被迫张开嘴,舌头无意识的想要将入侵物推出去,夜刀神狗朗只当这是回应,舌头进一步的与伊佐那社的舌头碰撞,交缠。他们不停的变换着衔接的角度。

肉在微博,评论里也有链接,直达
https://m.weibo.cn/3004329845/4123749470640068
最后,他们互相帮对方清理了身体后,两人相拥而眠。

评论(3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