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那个雾

大概一辈子都沉在夜伊的坑底了,浏览的朋友们能顺便给我一个推荐吗求小蓝手

【夜伊】摇篮曲 2

#此德国非彼德国
#ooc严重
#有私设
#架空
#中篇长篇看心情

 这里是【一】


马车行驶在茫茫雪地中,划出的痕迹不消片刻即被掩盖。即使坐在车厢里,也会有丝丝寒风透过车门,吹的阿道夫缩起了手。阿道夫时不时会透过车窗去瞭望这漫天雪地,毕竟这样的大雪,八岁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几乎没有什么动物的身影,有的只是被大雪压弯了枝叶的橡树,但压弯的只是枝叶,树干还是直直挺立的,在纷飞的雪中显得格外的萧瑟。在另一侧是农民的房屋,屋顶上压满了雪,看起来上了年代的房子在凛冽的寒风中晃动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。
  “啊切!”阿道夫揉了揉鼻子,不由得坐正身子。
  果然还是好冷啊。
  阿道夫想着,期望马能再跑快点。
  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使他失去了兴趣,转而将注意力放在父亲身上,父亲正在看着什么书,看起来有点破旧的,类似古籍一样的存在。
  那是什么呢?
  大概我永远都看不懂吧?
  越发越感到无聊的阿道夫甚至希望马能够飞起来,嗖的一下就到了城里,像书中那样。连他自己也对自己幼稚的想法感到好笑,但是马车依旧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进着,厚厚的雪使得他们没有办法加快前进。
  摇晃的马车是最好的催眠工具,小阿道夫不知不觉的就靠在父亲的手臂上睡着了。
 
  阿道夫是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的,车上的短暂睡眠并没有使他感觉更好,反而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。他揉了揉眼睛,推开车门,探出半个身子去看,发现父亲就在不远处,似乎正在和商贩交谈。由车夫搀扶着下了马车,阿道夫向父亲走去。
  好多人阿。
  阿道夫打量着周围,街道两侧有着数不清的奴隶,有的光着脚站在雪地里,双脚冻得通红,身上也没件完整的衣裳;有的运气好点,能够坐在随意铺在地上的枯草上,但是脖子上拴着一条绳,由商贩拉着;有的甚至关在笼子里,整个人看起来都快要死去。看着那些奴隶,小阿道夫胸口闷闷的,眉头皱着,但是又做不了什么。
  “阿道夫,过来,这边。”父亲呼唤着他。
  待走近了,打算和父亲说说自己不太喜欢这里,父亲却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,对他说:“你去转一圈看看,有没有想要的。”
  “小少爷,请到里面来瞧瞧。”商贩热切的目光使他更不舒服了,只得硬着头皮跟着进了门。两侧都放着装有奴隶的笼子,但是阿道夫都只匆匆掠过,便看向下一个笼子,一圈走下来,竟没有看中的,商贩抽了抽嘴角,开口到“没有一个喜欢吗?要不要再看看?”
  “唔。”小阿道夫也觉得自己这样很不认真,只得再看一遍。
  这回他看的仔细了,会仔细的看人脸,身材。但是就算这样,走了大半圈,也没见的中意的,小阿道夫依旧在看着。
  忽然,他在一个整张脸都被头发遮住的人面前停下。这个人的头发,和我一样也是白色的阿。小阿道夫想伸手撩开头发看看脸,手才伸进笼子里,就被笼子里的人用手给爪了,说是手,奇长的指甲看起来更像爪子。笼子里的人摆出猫科动物进攻的姿势,充满了敌意,阿道夫被吓了一大跳,捂着被抓伤的手后退。发现异状的商贩跑过来,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从腰间抽出鞭子,一把抓住笼里人的手就是抽。白毛发出了尖锐的哭喊声。
  是…是女孩子?!
 
  TBC

我我我。这是初稿,,,可能会修改,先就这样吧

评论(3)

热度(4)